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云逸飞

关注:新华网,人民网,中国网,中国报道, 咨询QQ:64938865

 
 
 

日志

 
 
关于我

关注 ,,中国老龄委基金会,老龄事业国际投资集团,中华盛世期刊,中国维护合法权益网,中国网,人民网,新华网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金三角国民党残兵后人:我们都佩服邓小平先生  

2014-12-21 22:43:42|  分类: 历史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早就没有了,当地华人的领袖就反复跟我说“我们早就没有仇恨了”,他们佩服“邓小平先生”,中国一改革开放他们觉得他们的地位也高了。都是海外华人,希望祖国好。

今日金三角,资料图

本文摘自人民网,作者:佚名,原题为:走进金三角,原文为节选

邓贤,1953年生,四川成都人。1971年赴云南,其后中缅边境附近陇川农场知青7年,云南大学中文系学生4年,留校任教6年。1990年发表《大国之魂》,摹写半个世纪前中国远征军入缅抗战浴血历史,1992年发表《中国知青梦》,记述30年前失落云南边陲的知青命运。1998年秋只身自费进入金三角采访,新作《流浪金三角》,人民文学出版社日前全文出版。

金三角,何其神秘遥远。对一般人而言,与之相关的一点印象,可能来自十几年前红透内地的香港歌手张明敏,他那时销得气势如虹的专辑里,有一首歌叫《美斯乐》;又或者,是1996年“大毒枭”坤沙的向缅甸政府交枪投降,那是一度激动媒体的大事。

而今,四川人邓贤一本因私护照、自费4万元、两下泰国、三下云南、写作21个月四易其稿的一本《流浪金三角》,似乎可以让我们与金三角离得更近些。

印象中但凡有过一些特异经历的人,大多容易有不可抑制的自负和逼人气焰,有时甚至会从毛孔里往外透着优越。而邓贤看上去还好,虽然他也从内心里对自己这一次的行止相当地满意。自云“身材嘛,绝对属于虚胖,不会格斗,看见枪就魂飞魄散”的邓贤,普通话里是有趣的川音,头大且圆,照出相来有点缩脖儿,说话声调高手势重,但常常说着说着笑起来的样子又实在只有“天真”二字可形容,所以25日下午在图书大厦被采访的时候,他不时引来记者们一阵阵觉着亲切、好玩儿的笑。

一个世界性大题材突然伸手可及

记:去金三角,是“蓄势已久”还是石破天惊“一闪念”?

邓:1998年夏到泰国参加一个笔会,一天在旅游车上导游没话找话忽然提到金三角,说金三角已经部分开放,总部在美斯乐的前国民党残军已经交枪,大毒枭坤沙也向政府投降,他本人曾于年前亲往参观什么的。我真的是一下子就被击中了,我忽然发现一个世界性重大题材原来我伸手可及。

记:那一车的作家怎么就击中了你一个?

邓:这可能就是宿命。我在云南与金三角毗邻的地方当过7年知青,17岁到24岁那一段年龄,我与那片红土地命运相连的时间不算短。当时我身边有一些伙伴,大多还不满18岁,或是出于支援世界革命的热情,或者因为失恋、与领导吵架,甚至就是因为好奇就出走跨过国界,消失在金三角,从此没有踪迹。他们中还包括我那时的青春偶像———一个跳白毛女的女知青。人生中有些时候有些人,你很难忘记,我现在做梦还会偶然梦见他们。


另外,我想也是出于一个作家的天性,对于神秘事物和地域,对于人类命运中起作用的东西有一种去探究和了解的本能。我对毒品、对金三角的事情天然就很关心。

开放带来行动的自由和权力

记:亲自走进金三角,我想很多人都会被这个想法所激动,但真正去做却不是一个容易做出的决定。

邓:这可能跟性格有关。有人说我是一个行动类型的作家,我不满足于光是坐在书斋中写作,我天生地被已经发生的、或者已经沉淀的重大题材所吸引。一旦有一个什么念头照亮了我,我会集中我所有力量,像夸父逐日一样,不顾一切,直到把它抓到手。

我觉得我,可能只能这样写吧。这可能是我的气质、我的个性决定的。这是属于我的道路。我一直最钦佩斯诺和76岁高龄还带着老伴儿重走长征路的索尔兹伯里,我钦佩他们的精神,也羡慕他们行动的权力。

记:什么是行动的权力?

邓:比如护照,比如经费。这就是国家开放和经济发展的好处。1987年我为写《大国之魂》想去印度北部和缅甸北部采访,但是给有关部门及国外学术机构、基金会发出无数申请报告,希望获准也期待获得部分采访经费,可结果哪怕一个“不”字的答复都没有。

而现在我发现我们还可以,在一些地方还可以。经济改革带来了收入的增加,以及环境的改善,包括办理因私护照什么的越来越简化。这都使我行动的自由更多。我也不用国家的钱,把自己存款、借款放在一起,或者找赞助什么的,凑得差不多我觉得够,我就背着包采访去了。这一次我最自豪的是:我,一个中国作家,也可以走出国门,采访世界性关系人类命运的大题材,我也拥有了这样的行动自由和权力。

机会照顾有准备的人

记:在金三角,你有没有正面面对过什么危险?

邓:我曾经因为贪心不足想去抢拍枪战后战场上的尸体,被人抓住捆得像个粽子。适应当地的环境也是一个漫长的担惊受怕的过程。比如采访那些军队的后代,我还习惯性地开口就称“蒋残匪”,人家的脸色马上就很难看。从头到尾我都被人监视,另外,要取得那里面人的信任,让他们相信我没有别的目的、只是想公正地反映他们的现状也非常难。

记:那你是怎么做到的呢,你居然还采访到了诸如美斯乐自治会会长之类的高层人士?

邓:这也是命运安排,跟我的家世、我的经历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比如,因为我父亲参加过著名的中国远征军,从印度、缅甸浴血奋战打回国内,直至抗战胜利。所以我关心那段历史,我写《大国之魂》。金三角的国民党残军多为李弥前第八军的老部下,他们不少是因我曾《大国之魂》中专章描写过第八军血战松山的悲壮场景而接受了我。

又因为我是在云南7年的知青,所以我写《中国知青梦》。而当年不少流浪到金三角的知青都曾在当地学校教书,被现在金三角华人的后代视若恩师,他们的名字对于我有的时候就是敲门砖。所以,为什么走进金三角的是我不是别人?可能是上帝选择了我,而机会照顾有准备的人。

“我们早就没有仇恨了”

记:那么去金三角,你最根本的目的是什么?

邓:有一个数字,自1949年以来,在金三角已经自发形成数以百计的汉人难民村,栖息、繁衍着数百万没有国籍的中国难民。这个数字实在大得超过了我的想像力。我想知道,1949年至今已经半个世纪了,这些中国难民部落在金三角这片蛮荒之地怎样生存?怎样融入当地社会?他们同金三角其他民族是什么关系?他们在金三角这个全球最大的毒品王国的过去、现在和未来扮演着什么角色……金三角华人的历史,也是中华民族历史的一部分,但到现在还是空白,我去采访,就是想把这段中国人的历史告诉中国人。


记:那你认为华人之于金三角的意义是什么?

邓:他们使那块土地、那里的社会形态受到了文明种子的撞击,极大地刺激、改变了当地的生产力,使那里的文明前进了几个世纪。

记:跟那里的华人接触,有没有距离感,能感觉到与他们意识形态上的冲突吗?

邓:早就没有了,当地华人的领袖就反复跟我说“我们早就没有仇恨了”,他们佩服“邓小平先生”,中国一改革开放他们觉得他们的地位也高了。都是海外华人,希望祖国好。这让我非常感动。我发现在国外生活的华人,时间一长他们就变成纯粹的血缘上的华人,原有的意识形态就消散了,这说明什么?民族文化源远流长,意识形态的隔阂是可以被克服的。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