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云逸飞

关注:新华网,人民网,中国网,中国报道, 咨询QQ:64938865

 
 
 

日志

 
 
关于我

关注 ,,中国老龄委基金会,老龄事业国际投资集团,中华盛世期刊,中国维护合法权益网,中国网,人民网,新华网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生物进化的理论和社会达尔文主义  

2016-04-20 09:28:21|  分类: 名人论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生物进化的理论和社会达尔文主义 - fn64 - 方宇(fn64)
       生物进化论的先驱和奠基者是拉马克,1809年发表了《动物哲学》一书,系统地阐述了他的进化理论,即通常所称的拉马克学说。达尔文在《物种起源》一书中曾多次引用拉马克的著作拉马克主义也称做拉马克学说,其理论的基础是获得性遗传” 和 用进废退说,拉马克认为这既是生物产生变异的原因,又是适应环境的过程。获得性遗传用进废退说是拉马克进化学说中的组成部分。拉马克认为,生物经常使用的器官会逐渐发达,不使用的器官会逐渐退化,即为用进废退说”。拉马克认为用进废退这种后天获得的性状是可以遗传的,因此生物可把后天锻练的成果遗传给下一代。长颈鹿祖先原本是短颈的,但是为了要吃到高树上的叶子经常伸长脖子前腿通过遗传进化现在长颈鹿拉马克的理论经不起古典遗传学(孟德尔遗传学)的推敲。没有任何证据表明获得性性状可以遗传。由于当时生产水平和科学水平的限制,拉马克在说明进化原因时,把环境对于生物体的直接作用以及获得性状遗传给后代的过程过于简单化了,成为缺乏科学依据的一种推论,并错误地认为生物天生具有向上发展的趋向,以及动物的意志和欲望也在进化中发生作用。拉马克认为生物的进化是一个连续渐变的过程。德国科学家魏斯曼曾经做过一个实验:将雌、雄的老鼠尾巴都切断后,再让其互相交配来产生子代,而生出来的结果也依旧都是有尾巴的,就此推翻了拉马克的学说。原因是生物的体细胞中的信息不能进入到生殖细胞中,两者之间隔着一道魏斯曼屏障。现代分子遗传学已非常清楚,生物的性状功能无论再常用或不常用,也不会编码到染色体中。由于基因在拉马克的学说中不为参考因素,较不符合现代的遗传学,因此在目前的科学界中,拉马克的学说普遍不被接受。进入20世纪40年代以后,人工智能的学说迅速发展,特别是2008年提出的智能进化论揭示生物进化的内因,据此,拉马克理论的合理性被重新提了出来。

 生物进化理论由英国生物学家、博物学家达尔文创立。达尔文早期因地质学研究而著名,而后又提出科学证据,证明所有生物物种是由少数共同祖先,经过长时间的自然选择过程后进化而成。到了1930年代,达尔文的理论成为对进化机制的主要诠释,并成为现代进化思想的基础,在科学上可对生物多样性进行一致且合理的解释,是现今生物学的基石。1859出版的《物种起源》,使 起源于共同祖先的演化,成为对自然界多样性的一项重要科学解释。之后达尔文人类与动物的情感表达》以及《人类由来与性选择》中,阐释人类的进化与性选择的作用在达尔文研究物种进化时,物种行为的无情性引伸出的社会意义,经常被非国教论者及无神论者视作攻击英国国教会的理论的手段。达尔文主义是与生物进化有关的一系列运动和概念,到了19世纪晚期,它开始代表 自然选择是唯一的进化机制这个概念。与拉马克主义相比,在1900年左右,直到达尔文和孟德尔的思想统一成现代综合进化论以前,它一直被孟德尔定律所掩盖。随着现代综合进化论的发展,这个词语有时候会与特定的思想联系起来。达尔文主义很快变成了代表生物学、社会学两个方面演化和变革的整个范畴的名词。一个较为突出使用的概括就是适者生存,这句话后来被视作达尔文主义的象征。达尔文主义也在科学界内中性地应用,用以将现代综合进化论(现代达尔文主义),与达尔文一开始发表的理论区别开来。历史学家也用这种方法将其与和达尔文时期的其他理论区别开。例如,“达尔文主义相比于更现代的理论(如遗传漂变和基因流动),可能用于指代达尔文提出的自然选择机制。物种起源的出版,在欧洲乃至整个世界都引起轰动。它沉重地打击了神权统治的根基,从教会封建御用文人狂怒了,他们群起攻之,诬蔑达尔文的学说 "亵渎圣灵"触犯"君权神授天理",有失人类尊严。与此相反,以赫胥黎为代表的进步学者,积极宣传和捍卫达尔文主义。进化论轰开了人们的思想禁锢,启发和教育人们从宗教迷信的束缚下解放出来。马克思说这本书可以用来当做历史上的阶级斗争的自然科学根据。”《物种起源的出版使生物学发生了一场革命,意义重大,影响深远。达尔文在物种起源中的主导思想,即"自然选择",是科学上的确定真理。它有一切伟大的自然科学真理所具有的特征:清晰、简单,达尔文是生物学中最伟大的革命者,达尔文主义(理论)的核心是自然选择原理。生物之间存在着生存斗争,适应者生存下来,不适者则被淘汰,这就是自然的选择,也就是常说的“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生物正是通过遗传、变异和自然选择,从低级到高级,从简单到复杂,种类由少到多地进化着、发展着。达尔文的《物种起源》,提出了生物进化论学说,从而摧毁了各种唯心的神造论和物种不变论。除了生物学外,他的理论对人类学、心理学及哲学的发展都有不容忽视的影响。

 科学遗传学的奠基人孟德尔是奥地利遗传学家。孟德尔提出了遗传因子(现称基因)及显性性状、隐性性状等重要概念,并阐明其遗传规律,后人称之为孟德尔定律(包括基因的分离定律及基因的自由组合定律)。但是他的这些发现当时并未受到学术界的 重视直到1900年,孟德尔定律才由3位植物学家——荷兰的德弗里斯、德国的科伦斯和奥地利的切尔马克通过各自的工作分别予以证实,成为近代遗传学的基础。现代遗传学之父摩尔根,美国遗传学家。借助物理、化学、辐射等实验手段,研究果蝇的遗传突变,确立了染色体是基因的载体。发现位于同一染色体上的基因之间的连锁遗传特性,将多种突变基因定位在染色体上,制成染色体图谱,即基因的连锁图。继承和发展了孟德尔以豌豆杂交实验为基础的遗传理论,为生物学发展的实验科学奠定了基础。连锁与互换定律是摩尔根在遗传学领域的一大贡献。摩尔根在孟德尔定律的基础上,创立现代遗传学的基因理论,他创立的基因理论实现了遗传学上的第一次理论综合,并促使生物学研究从细胞水平向分子水平过渡,以及遗传学向生物学其它学科的渗透,为生物学实现新的大综合奠定了基础。

 新达尔文主义是将达尔文的自然选择理论和魏斯曼的种质学说相结合的一种生物进化理论。产生于19世纪末,创立者是德国生物学家魏斯曼、美国遗传学家摩尔根。英国遗传学家汤姆逊也是有影响的新达尔文主义者。对于达尔文的进化理论,魏斯曼只接受和强调生存斗争的原理,而根本改变了达尔文有关变异及其遗传的见解。魏斯曼坚决否定获得性状遗传,反对拉马克主义与新拉马克主义。

新拉马克主义包罗了一大堆观点,从来没有两个新拉马克主义者具有相同的观点,其中有一种观点将进化演变的原因归之于环境的直接影响。虽然拉马克曾公开地驳斥过这种环境直接诱变的看法,但是19世纪晚期一些承认这种观点的人也被列为新拉马克主义者。很多博物学家认为这是一种和自然选择共存的过程。他们深信除非通过环境的诱变作用,否则渐进的地理变异就无法解释,环境诱变似乎是解释博物学家随处都可观察到的渐进变异现象的唯一途径,但是新拉马克主义者缺乏能够用来支持自己的实验证据。因此,新拉马克主义是一种错误的理论。

 现代达尔文主义(现代综合进化理论)是部分科学家将达尔文的进化论与孟德尔遗传学合而为一,成为当代生物进化学的完整理论。随着分子生物学的发展,进化学的内涵,从原先对性状特征的自然选择,推展为基因的自然选择。达尔文进化论提出的当时,很可惜的是,孟德尔的遗传学发现并未受到世人注意。因此达尔文进化论的实质基础,并没有遗传科学做为支持,仅为生物现象观察的总结。现代达尔文主义(现代综合进化论)认为种群是生物进化的基本单位,自然选择决定生物进化的方向,突变、选择和隔离是物种形成和生物进化的基础。种群进化的实质是种群内基因频率的改变,并引起生物类型的逐步演变,是在达尔文的自然选择学说和群体遗传学理论的基础上,结合生物学其他分科如细胞学、发生学、生态学等新成就而发展起来的当代达尔文进化理论。现代综合进化论,起源是达尔文解释进化的自然选择理论与孟德尔遗传定律的结合。同时也将基本的孟德尔遗传学,改造为数学化的群体遗传学。现代综合理论将两个重要发现结合,也就是进化选择单位(基因)与进化机制(自然选择)。也统合了许多生物学的分支,例如遗传学、细胞学、系统分类学、植物学与古生物学等。现代综合进化论继承和发展了达尔文学说,能较好地解释各种进化现象,所以近半个世纪以来,在进化论方面一直处于主导地位。

 一般对进化论的批判在于认为其缺乏足够的化石证据解释不同物种之间的“过渡”,但事实上最大的瓶颈却是以实验实际重现一次复杂动物或植物的进化。至今我们仍在众多物种间难以找到中间进化的生物来证明生物多样化的现象,而唯有这些进化过程才可找到的化石遗迹,才能完整的证明与解释。生物学上的突变是指生物相邻的两个世代之间,具有显著差异。突变说认为生物的变异,是非偶然非渐进的,甚至只需要一个步骤便能形成新物种。这种观念与后来的新达尔文主义相违背,在目前是属于非主流的进化思想。古尔德埃尔德雷奇提出的间断平衡论经常受人误解为一种骤变理论间断平衡的进化模式来解释古生物进化中的明显的不连续性和跳跃性,认为基于自然选择作用的种以下的渐进进化模式,即线系渐变模式,不能解释种以上的分类单元的起源,反对现代达尔文主义的唯渐进进化观点。虽然这个理论认为,物种形成的速度可能比原来所设想的更不平均,可能在某些时期相对更快,但是这是以地质时间而言,也就是仍然需要数十万年。灾变论是一个地质学理论,认为地球曾经遭受许多短暂的灾难,其中有些是世界性的。到了20世纪之后,灾变论中的某些思想,又重新出现在科学当中,例如物种的大灭绝。中性进化理论(非达尔文主义)全称为分子进化的中性理论,是日本遗传学家木村资生所提出。认为在分子水平遗传学上,大多数进化改变和物种内的大多数变异,不是由自然选择引起的,而是通过那些选择中性或近乎中性的突变等位基因的随机漂变引起的,反对现代综合进化论的自然选择万能论观点。这个理论认为基因的变化大多数是中性突变,由于中性突变对生物个体没有优劣之分,因此并不受自然选择影响。现今的进化生物学家认为,自然选择理论(达尔文主义)与中性理论(非达尔文主义)是能够并立且互补。

 姬厚元提出了自然诱导—生物自组织的进化机制。该学说将自然环境和生物自身在生物进化中的作用紧密结合起来,认为生物的进化是在自然环境变化的诱导下生物重新自组织的结果,认为生物的有序变异构成了生物进化的原材料,反对达尔文的自然选择学说。在解释生物进化的速率上,认为生物进化的速率由自然环境变化的快慢决定。在此基础上提出了协调性遗传的观点,解决了变异性状是如何进行遗传的进化难题。

 社会达尔文主义是将达尔文进化论中自然选择的思想应用于人类社会的一种社会理论。最早提出这一思想的是英国哲学家斯宾塞。社会达尔文主义曾被其拥护者用来为社会不平等、种族主义和帝国主义正名,理由是斯宾塞所说的适者生存。至此,斯宾塞对社会和道德机制进化的理解被异化为与其哲学思想相对立的东西。社会达尔文主义本身并不是一种政治倾向,有的社会达尔文主义者用这一思想说明社会进步和变革的不可避免性。社会达尔文主义和进化论一样,经常被卷入关于优生学的争论。社会达尔文主义的主要思想家包括斯宾塞、马尔萨斯和高尔顿等。社会达尔文主义的一个简化观点是,人、特别是男性必须为了在未来能够生存而竞争,不能给予穷人任何援助,他们必须要养活自己,虽然多数二十世纪早期的社会达尔文主义者支持改善劳动条件和提高工资,以赋予穷人养活自己的机会,使能够自足者胜过那些因懒惰、软弱或劣等而贫穷的人。斯宾塞的进化进步主义思想根植于马尔萨斯,他后来的理论则受到达尔文的影响。他的思想的确应该归类于社会达尔文主义他认为,个人而非集体才是进化的基本单位,自然选择产生的进化不仅表现在生物学,而且也发生在社会领域。进化不等于进步。相对于达尔文,斯宾塞的宇宙进化理论在许多方面其实更加贴近拉马克和孔德。达尔文理论关注的是种群,而斯宾塞处理的是个体动机的影响(人文)。达尔文理论采用或然论,即环境的变化虽然迟早要影响生物个体的变化,但并无单一和特别的目标。斯宾塞理论则采用决定论(人类社会的进化只是其前一个阶段的逻辑结果),宿命论(不受人类行为的影响),单一途径(在单一的途径上进行,不可超越某一阶段或改变它们)和进步终极论的(存在一个最后会达到的终极、完美的社会)。达尔文理论不等于进步,进化产生的新物种只是更加适应不断变化的环境。斯宾塞则引入了社会进步的概念——进化后新的社会形态总是较好的。斯宾塞的著作继续了马尔萨斯的主旨。马尔萨斯的著作不算是社会达尔文主义,然而,他的《人口学原理》非同寻常地流行,并被社会达尔文主义者广为传诵。这本书中,作者认为不断增长的人口早晚会导致粮食供不应求,最弱者就会因此而饿死(马尔萨斯灾难)。社会达尔文主义者认为慈善事业只会使社会问题更为恶化,在这方面,马尔萨斯是他们的先驱。对达尔文生物学观点的另外一种社会解读是所谓优生学,该理论由达尔文的表弟高尔顿发展起来。高尔顿认为,人的生理特征明显地世代相传,因此,人的脑力品质(天才和天赋)也是如此。那么社会应该对遗传有一个清醒的决定,即避免不适人群的过量繁殖以及适应人群的不足繁殖。高尔顿认为,诸如社会福利和疯人院之类的社会机构允许劣等人生存并且让他们的增长水平超过了社会中的优等人,如果这种情况不得到纠正的话,社会将被劣等人所充斥。达尔文带着兴趣阅读了他表弟的文章并且在《人类起源》中用了部分章节讨论高尔顿的理论无论是达尔文还是高尔顿,都没有主张在20世纪上半叶得以实行的优生政策。他们在政治上,反对任何形式的政府强制。 在德国,海克尔的宇宙之谜将社会达尔文主义介绍给更多读者,此书构造了一种自然现象与渲染浪漫和符号象征的神秘主义的大杂烩。一元论者联盟,其成员有许多名流,他们主张进行优生改革,结果成为大众运动鼻祖之一,最终也是希特勒的国家社会主义德国工人党的源泉之一。

 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的种族优越和竞争思想与社会达尔文主义有关联。虽然社会达尔文主义的种族观简单而言是白色人种必须以文明教化全球的有色人种,然而还有其他更复杂的观念。达尔文进化论基于基因分岔和自然选择理论进行种族划分。基因分岔是指一组物种彼此之间互相分离,从而各自发展出自己独特的基因特征,这一理论适用于包括人类的所有生物。正是由于基因分岔,才有不同的人种和族群。社会达尔文主义在心理学领域的支持者包括麦独孤。基于社会达尔文主义的一种的种族观念是,一个种族为了生存必须具备侵略性。

 十九世纪中叶的鸦片战争之后,中国被迫向西方国家开放国门,国家利益不断受到损害。中国学者严复翻译了英国学者赫胥黎的《天演论》,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思想在中国社会引起强烈反响,成为变法图强现代中国民族主义的理论基础之一。在中国,达尔文学说在社会学中的影响远胜于生物学。很多中国知识分子毫无保留地接受了社会达尔文主义,但他们中很少有人真正理解生物进化论。在当代的中国大陆,社会达尔文主义与共产主义的意识形态奇怪地并存,诸如落后就要挨打这类口号仍很常见。

 美国的自由主义者指称保守派用社会达尔文主义为自由放任资本主义、社会不平等、种族主义和帝国主义辩护。有不少人简单地使用社会达尔文主义来反对任何形式的普世道德和利他主义。一些二十世纪前的极端社会达尔文主义者预见了优生学和纳粹的种族学说。其批评者将公众头脑中的社会达尔文主义与优生学、种族主义、新帝国主义、伪科学联系在一起,对它的批评还被扩展到其他与之相似的政治理论或者科学理论,例如进化心理学。同样,资本主义,特别是主张放任自由的经济学说被自由主义者所攻击,他们将其等同于社会达尔文主义,认为这些经济学说都建立在自然稀缺的假设上,并且主张物竞天择的经济行为。然而,社会达尔文主义者中很少有人主张资本主义或者放任自由。他们中的绝大多数要求一个强势政府来积极干预经济和社会以便扫除掉劣等人。他们并不相信市场能起到这个作用。主张自由放任的著名经济学家米塞斯在他的《人类行为》一书中论证说,社会达尔文主义与自由主义的原则相矛盾。社会达尔文主义本身并不必然产生特定的政治立场,有些社会达尔文主义者论证进步是无可避免的。其实,社会达尔文主义是一些相关的社会理论的荟萃,正如同存在主义是一些密切联系的哲学思想的总称,而不是一种单独的哲学。自社会达尔文主义诞生以来,生物进化论已逐渐不再特别强调种内竞争及个体之间激烈对峙的重要性。社会达尔文主义的某些现代形式作为政治学说,仍然在美国和其他国家的一些保守主义政治运动中很有影响。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